读到中学后返回老家

读到中学后返回老家

2021-01-29 06:17

上周五早上8点,不到5分钟便发车一班的城际列车,将张云峰从北京南站,带到30分钟车程外的天津。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黄小星)

不料,张云峰和其他等待者很快被工作人员告知:网络瘫痪,办不了了。

免责声明:

这些年,张云峰也见证过太多朋友因为没有户口离开北京:“我有个大学同学,在北京待了五六年,因为没有户口,后来到了你们杭州,”张云峰时常羡慕朋友离开北京后的生活:“他到杭州不久就买房了,压力没那么大,平时一发朋友圈就是去西湖爬山,去江边跑步。”张云峰一度逃离北京,当时,一个三线城市新成立的公司邀请他出任领导,但现实却让他感到无力:“想开除个人,结果人家一家三代都在这单位,怎么开?”一年后,他回到北京,这里有单纯明了的人际关系,还有不断涌现的工作机会。

上周末,张云峰奔波在路上:他需要先回档案所在地中部某省办调档。周一上午,刚拿到档案,下午,就马不停蹄地回北方老家迁出户口。张云峰心急如焚,隔天到达的快递都来不及了,他必须打时间差,和政策赛跑。

来不及沮丧,张云峰怀着一丝侥幸,打车来到河西区。接近中午,号子排到1000多号,他只好辗转来到河东区,这里人也不少,但他没力气再跑,心想,就在这耗着吧。

怀揣准迁证,张云峰依然不敢掉以轻心。虽然,他已经是超过30万申请者中少数幸运儿之一。他庆幸自己赌赢了:系统瘫痪后,他仍然连夜不停刷新,直到凌晨四点,他网络申请成功,“基本上网申成功的,都拿到准迁证了。”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4天时间,天津人才新政历经多次重大变化:政策出台当天,网络崩溃,天津市公安局宣布,申办群众也可到现场办理落户准迁手续,大批想落户者连夜赶往天津;50多个小时后,“零门槛”消失,政策迎来第一个“补丁”:在天津无房、无工作、无社保的“三无”申请者想落户,必须先调入档案;80小时后,重磅“补丁”出台,天津人社局明确:“在外省市有工作的人员,不能按在津无工作单位申报落户。”

他还想到自己:他出生人口大省,复读失败后,不得已,他留在老家打工,白天工作,晚上复习,6年后,他终于挤过独木桥,考上一所知名985高校。他成了班上年纪最大的学生,同学们都叫他“峰哥”。而天津,2017年高考一本录取率为25%,也就比北京30.5%的一本录取率低一点。张云峰看到了希望。

现在刚读小学的女儿,是张云峰想落户天津的最重要动因。来北京将近10年,张云峰拿到居住证,女儿得以就近划片入学。然而按照目前的政策,这只是眼前之计,女儿在京只允许考高职院校,届时只能回老家高考。

21日,他的计划再次被打乱:老家省内的系统宣告瘫痪,户口暂时迁出不了。张云峰在忐忑中等了一天。

张云峰几乎一夜未眠,怀揣学位证,一下车,便直奔离车站最近的和平区。他一看,行政服务中心里都是乌泱泱的人群。有个工作人员高声宣布:“没号了,周一再来吧!”张云峰一听可能没戏,赶紧打了辆车,跑到旁边的红桥区。让他喜出望外的是,没什么人排队,他见证当天这里发放的第一张准迁证:获得者是一个30多岁的女士,工作人员把准迁证递过来后,向她握手祝贺,全场等待的人鼓掌欢呼,期待好运气也降临在自己身上。

回老家迁户口的高铁上,张云峰打开招聘app,看天津的招聘信息。按照目前的政策走向,他将来必须实实在在地在天津工作。但看了一圈,也没瞅准特别合适的。

毕业后,因为机缘巧合,他留在北京,在群租房里安顿下。当时,他并不知道一纸北京户口意味着什么。第一个单位在招聘时曾许诺过落户,但后来不了了之,张云峰也没有在意。直到在北京换了三份工作,好不容易在五环外买了房,娶妻生子,他恍然发现,落户北京,变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

22日,钱报记者再次联系他,他高兴地说当天已经成功地把户口从老家迁出来了,他已经赶往天津,但是当天来不及,第二天一早他就会去办落户。“越早办成越好,落袋为安。”(应采访对象要求,张云峰为化名)(记者

张云峰的楼上邻居,孩子因为没有北京户口,读到中学后返回老家,结果高考考得很差。张浩感觉,那个孩子从此变得“有点魔怔了”,他害怕女儿逃不开这样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