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董丽家

走出董丽家

2020-11-19 06:53

远洋沁山水小区位于玉泉路地铁站以南不到1公里,小区内有一栋楼专门用作保障性住房。

“这一居室面积不大,该有的都有,一个人住绰绰有余,像你们是两个女孩一起住,也完全没问题。”董丽说:“你们可以一起睡那张双人床,要是不习惯,就把双人床换成单人的,买个弹簧折叠床,你们买或我买都好说。客厅这个沙发是折叠的,也可以当床,这样你们分开睡也都有地方,谁睡里头谁睡外头就是你们自己商量的事了。”

董丽呵呵一乐,说:“其实没事,要是有社区的人或邻居问你,你就说是我亲戚,表妹,到时候我把身份证复印件、户口本复印件、工作单位信息、关于这房子的手续复印件什么的也给你们留一份,真要有人来问,你就这么说,肯定没事。没人查,放心吧,这小区公租房和廉租房都有,哪儿查得过来?”

“租公租房多好啊 要价低又能讲价”

不过,随着对公租房管理越来越严格,中介得到的公租房转租房源越来越少。在远洋沁山水一家中介公司房源系统里,目前仅有三个公租房转租房源,其中两个均已出租,仅剩一家处于待租状态。

走出董丽家,房产经纪人面有难色,跟记者商量,“她要求押一付六,可能是怕中途毁约,不想短租,要是真看好了,价位方面还能谈。”

“对了,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做什么工作的?”介绍完房子,董丽开始盘问记者,脸上依然带着微笑。房产经纪人赶忙说:“昨晚上跟董姐通电话,她还直问我你是干什么的呢!”

“随便看,随便看。”董丽笑着招呼,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我这儿朝西,上午没阳光,但屋里绝对不冷,你看那个没有?”董丽抬手指向洗衣机上方的热水器:“这屋使地暖,烧气儿的,你看我都不敢多穿,不然太热。”董丽边说边翻弄着袖口,那是一件薄薄的针织衫。“对了,那个饮水机也给你们,刚买没几天,楼下买水管送上来,我这儿其实挺省心,需要你们负担的就是房租、水电煤气费,想上网就再加个网费。”她也有禁止事项:“绝对不能在墙上钉钉子。”

这名房产经纪人还透露,此前,公租房转租的现象很多,“甚至可以说普遍,毕竟承租公租房的人里,有一部分确实经济条件不好,这样的家庭租了公租房,可能同时在别处有更便宜、也能凑合住的房子,那为什么不自己租更便宜的房子、把这个转租出去再赚点儿钱呢?”

董丽把房租定在每月2800元,比周边其他小区待租的一居室便宜200元至500元。“咱们提前说好,合同至少签一年,可别看见有更便宜的房子,突然跟我说不租了,那可不行。”

公租房的目的在于解决北京夹心层群体的住房困难,主要面对新的大学毕业生、外地来京工作人员等群体,以低于市场价或承租者能够承担得起的价格出租,房屋所有权归政府或公共机构。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房产经纪人透露,在远洋沁山水小区,公租房转租的价格在3000元至3500元,“价位还能讲,赶上房主着急出租,多讲下几百块钱也是有可能的,这就是租公租房的好处。”但有租客到中介门店询问时,房产经纪人不会主动向租客推荐公租房房源,“除非其他房源都不符合租客的价位要求,或者是租客指定想租公租房。”一旦经由中介成功转租公租房,租客需要向中介缴纳中介费,“一般是一个月的租金”,即便有租客表明想租公租房,中介依然会大力推销其他房源,“毕竟不是中介自己的房子,没多少油水。”

随后,董丽透露了再次把公租房转租的原因。“我爸自己住这儿,我跟我爱人住东边的一个小区,离这儿又不近,我准备怀孕要小孩了,不能总来回跑着照顾我爸。我们的房子住不开,只能在附近再给老人租间房。”说着,董丽有点无奈,“要是那边有公租房我肯定申请那边的,说白了,我是拿这间出租的钱补贴那边。”

为了促使租客尽早决定租住,房产经纪人会在电话里催促:“这套公租房是正规一居,只要2800元,别的都是开间,都不如这个,你要是决定不来看就明天中午之前告诉我,你要是看房就明天下午来,还有个客户也想看这房,明天你们一起来,他比较急,看好了可能当场签(合同)了。”

紧接着,董丽又说:“昨天听说是女孩想租房,我还挺高兴,说实话我不愿意租给男生。以前曾租给一个男孩,有回我来,屋里都没处下脚!后来他租房到期,就没跟他续(约),当时也是让他对外说是我亲戚。”

2011年6月,本市多个公租房项目开始面向社会进行公开“预租”。2011年10月,公租房首次向非京籍人士开放。2011年12月1日,北京公租房细则开始实施,各街道开始接受市民的申请。2012年8月8日,非京籍人士可申请石景山公租房。当月15日,朝阳区首批公租房摇号。而随着公租房项目越来越多,私自转租现象也渐渐凸显。

而在京原家园附近的房产中介里,当着求租者的面,房产经纪人寻找公租房房源的途径都是“我先打电话问问”,被记在他们的业务笔记里的,尽是求租者的联系方式和需求。

已经放了一个双人折叠沙发床、小方桌、电视柜的客厅,由于董老爷子的加入,顿时变得转不开身。

“主要是便宜。”一位租客表示,公租房吸引自己的主要是价格优势。“公租房本来配租的价儿就不高,所以转租的价儿也不会特别高,还能讲价。现在北京租房这么贵,要价低又能讲价,多好啊,省钱谁不乐意?”

公共租赁住房管理办法规定,承租人转借、转租或者擅自调换所承租公共租赁住房的,应当退回公共租赁住房。而在董丽看来,更让她焦虑的是另外一条,“无正当理由连续6个月以上闲置公共租赁住房,也要退回去,所以不如转租出去,不被发现就没事。”

作为公租房的承租人,董丽其实无权将房子转租,一旦转租并被查实,她的公租房租赁资格将被取消、房子将被收回。有房产中介透露,在严格管理之下,公租房转租房源已经变少。但由于租金相对便宜,公租房转租依然有市场。

2013年12月一个周日的早晨,董丽(化名)一早来到她父亲家里帮忙做起了扫除。她父亲的住所位于石景山区京原家园,是一间面积不大的一居室,但董丽才是这间公租房事实上的承租人。

几句话后,董丽的神情开始放松下来,房产经纪人也说:“刚才您家亲戚来,我们还以为是社区的呢,半天没敢敲门。”

“这些都留这儿给你们用”

整间房朝西,客厅西面分别是阳台和卧室。阳台约两米宽、四米长,内侧放着一台洗衣机。卧室几乎被一张双人床占满,床边靠墙摆着一个体积不超过1.5立方米的衣柜,宽度约半米。“参观”完阳台和卧室,董丽引着记者参观厕所、厨房。

请地产经纪人和记者进屋后,董丽开始了介绍。“家具都是新的,这房子也不老,你看这电视,才买了没多久,要是你们没大件儿的家具,这些都留这儿给你们用,我不带走。”话音刚落,在厨房里忙活着准备午饭的董老爷子急匆匆走出来说:“锅碗瓢盆,你们用得上吗?也可以给你们。”

做扫除,是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求租客。

而半小时前,董丽家一位亲戚到访,与记者和房产经纪人同乘一部电梯上楼。见她去敲董丽家门,房产经纪人低声说:“咱们过会儿再去。”绕到楼道另一侧后,他嘀咕:“她手里好像拿个表格,不会是社区的吧?”等了近20分钟后,他又说:“还不出来,看来没事。”随后,他敲响了董丽的家门。

10点多,记者以租客的名义,与房产中介的地产经纪人一起来到董丽家。

“要有人问 你就说是我表妹”

“双方均有风险”

对此,有法律界人士表示,这种转租,对于将公租房转租出去的原承租方、租住了转租公租房的转承租人,均有风险。“一旦被发现,原承租方必须退回公租房,而当私下转租被发现时,很可能还处于租房合同期内,这时转承租人的利益有可能受到损害。如果转承租人在租房前对房子信息穷尽了查询了解的办法,却仍然不能知道是公租房,可以依据租赁合同主张赔偿损失,但如果转承租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租的是公租房,这种情况下,转承租人明知道不能承租而承租,就要承担不能为而为的风险,比如无法追回已经预付的房租。”